娜里亚为新来的小客人现做了松软可口的南瓜饼。当泰瑞捧着南瓜饼坐在椅子上,头顶着伟大的娜娜女王,一边耳朵听着泰丝嘀嘀咕咕地抱怨娜里亚的偏心,一边耳朵听着埃德和斯凯尔·蒙德谈论那个新生的世界,总觉得恍惚如在梦中。

  他仍忍不住总是偷偷去看埃德,半是窃喜半是惶恐地想起泽里大人那句“你们有些地方挺像的”。

  那时他实在太过震惊,完全做不出别的反应——“以前”从来没有人说过这样的话,因为他跟“那时”的埃德·辛格尔,根本一点也不像。

  那时的埃德温和宽容,总是微微带笑,做任何事,面对任何情况,永远游刃有余。他喜欢他们叫他埃德而不是各种头衔或敬称;他有说不完的故事;他会耐心地听他们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,认真地跟他们讨论实现的可能和方式……他从不会像其他许多人那样,不由分说地把夺回旧世界的重担压在他们肩上,仿佛那就是他们生来唯一的目标。

  “往前走就好。”他总是这么说,“一直走下去,总会走出你们自己的路。”

  所以他是所有老师中最受欢迎的一个……可他的情绪其实少有起伏,即使仍拥有一张年轻的面孔,他的眼神却像他的满头的灰发一样沧桑。他们从未见过他生气,更别提像之前那样放声大哭。

  在这个世界里初次见到埃德时他欣喜若狂,理所当然地把记忆中的光环套在这个尚且年轻,比他都大不了几岁的埃德身上,以至于无视了种种不同之处——这个埃德并非无所不能,这个埃德还会在人前肆无忌惮地哭泣……这个埃德,还有人宠爱和纵容。

  因为娜里亚·卡沃还活着,还没有在长久的等待中衰老死去,再也未能和他见上一面;因为他最好的朋友还不曾为了斯科特·克利瑟斯的死亡而与他形同陌路;因为此时此刻……他尚未失去故乡。

  所以他们,还能拥有相似的天真……吗?

  “……有那么好吃吗?”

  两根手指捏住了他的脸颊,微微扯起。

  “也不至于哭成这样吧?”

  他转过头,看见泰丝瞪得圆溜溜的、琥珀色的眼睛,才察觉自己已不知不觉间泪流满面。

  更多的视线转向他。他慌慌张张地抹脸,努力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:“就是……很好吃啊!”

  泰丝嗤地漏了气一样笑趴在桌面:“你怎么跟埃德一样蠢!”

  “不是跟我一样可爱吗?”

  埃德上一刻还在跟斯凯尔讨论着严肃的问题,下一刻也能觍着脸毫不客气地自夸。伊斯随手掐了颗葡萄砸在他额头上以表鄙视,嘴角却不由自主地翘起。

  “别理他们。”

  娜里亚笑眯眯地摸摸可爱小法师的后脑勺,觉得那手感似乎也挺熟悉:“想吃多少就吃多少。我可是连两条龙都养得起的人呢。”

  泰瑞深吸一口气,把眼泪和鼻涕都吸回去。

  南瓜饼是真的很好吃……但他可不是只为了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终末之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明朝败家子只为原作者聂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聂九并收藏终末之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