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另外,你既然需要罗星草,想必同样需要须臾花吧”

  “的确如此,不仅如此,还需要断肠草。”

  “三转金丹?”古洛书问。

  江黎震撼,她到底如何知晓?

  “看来,的确是胎息状态,不过,炼制丹药的时候,最好请我一同观测,确保万无一失。”古洛书喃喃道:“接下来,便就此别过,希望,别让本尊失望。”

  “多谢。”

  江黎颔首,恭敬道。

  这次,古洛书不仅仅救了他,还传给他古家秘宝幽篁引,这是多大的恩惠。

  虽然对方的目的很明确,那就是让他活着,达到一种对古家有利的状态。

  对江黎来说,颇有几分感触。

  古洛书终究是带着古韵涵离去,而江黎离开中心枢纽以后,直接前往海天大酒店,既然得到了罗星草,自然要率先带给杨鼎天。

  此刻的杨鼎天正在研究百草总纲,逆向推演那秘术。

  拿到罗星草后,更加事倍功半。

  只是,未走两步,一处街头,远处传来打斗呼啸的声音,一道道气机划过,杀气凌厉。

  隐隐听闻有几声争吵声。

  却是先前熟悉万分的张铁林,铁拳门之主。

  另外两人听不真切,不过,那第四道声音却是异常熟悉,不是血滴子是谁?

  江黎身形顿了顿,随即贴近墙角,隐隐对着远处的街头眺望。

  此刻,大街毫无生气,很是破败。

  前方,一道麻衣喋血。

  有三人伫立,对着那麻衣面露凶光。

  为首一人,便为张铁林。

  此刻的张铁林,身体上血痕密布,却是受了很重的伤。

  一来,是对血滴子的轻敌导致。

  二来,便是对自己太过自信,最终翻车。

  不过索性,以一敌三,前期血滴子还优势十足,但越往后,越是力不从心,直到现如今,被三人联手压制。

  “血滴子,束手就擒吧。”

  “呸,老东西,你也配,若是单打独斗,你算个屁。”

  血滴子目光阴鸷,很是不屑道。

  “哼,血滴子,老夫承认现在的你的确有所进步,但也仅仅如此,放弃抵抗,束手就擒吧。”夜天齐冷笑,凝神,杀气腾腾。

  “滚。”

  “你也配?”

  事实上,双不论是敌我双方,都已经面临一种濒临崩溃的节点。

  长达十数分钟的斗法,谁能抗的住?

  “既如此,不知悔改者。”

  “杀无赦!”

  夜天齐执剑,一剑刺出。

  无尽的势浩渺如烟,刹那间,血滴面如死灰,他毕竟不是神,怎么可能抵挡一切。

  就算能以一敌三,却也只是勉强保命,谁曾想……

  暗处。

  江黎看着眼前的一幕,眼神一凝。

  事实上,他并不希望血滴子死去,更有很多事情需要去问候,比方说,血玉龙牌的秘密。

  不过。

  对方都是地级后期,如何震慑?

  江黎掏出刚刚拿到的幽篁引,向着其中注入一道气。

  霎时间。

  浩荡的伟力向着外界横推而去。

  那气息一阻,竟是将夜天齐吓的双腿发软,手中凌厉的气机减弱,很是懵逼。

  此刻,江黎掏出一道黑袍,裹在身上,阻挡一切。

  语气淡漠道:“住手。”

  现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炼狱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明朝败家子只为原作者江黎林初绒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黎林初绒并收藏炼狱之王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