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马秘书,两位领导这是干什么?”严劲松跟马文浩也熟悉。

  平时去县里,书记不在,就找马秘书。

  “不知道呢,一上班,许书记就往我开车,甚至不让小车班的司机来……”

  马文浩一脸无奈。

  严劲松一想,确实也是这样。

  两位连自己的秘书都不带,肯定也不希望自己跟着去。

  也不知道这次为啥而来。

  难道为了刘春来带回来的那上百万?

  县里又准备把啥厂塞给刘春来?

  刘九娃带着人取钱回来后,他又让刘九娃去刘八爷那边取两千块钱,老爹给一千,让他先把严劲松的账给还了。

  老娘那里刘春来本来也想给的,可琢磨着不断给钱不是好事。

  给了刘秋菊100块,让她留零用。

  留下刘九娃跟叶玲几人对账,刘春来就接过来刘九娃递过来的草帽,带着田明发往山上走。

  八月的天,太阳依然火辣辣的。

  沟脚下的稻田里,已经开始泛黄了。

  沉甸甸的稻穗,弯了腰。

  由于整个四大队有大量工程的存在,很多人都在坡上干活,稻田里也不需要多少人经管。

  “春来,啥时候回来的?”

  “春来叔,提灌站啥时候开始抽水?这地里红苕,要是有水,还能多收点……”

  “春来兄弟,现在地收回去了,下半年种啥啊?”

  一路上,不断有人跟刘春来打招呼。

  问的,都是关乎他们利益的问题。

  种地无法填饱肚子,这一季之后,大队收回去的地种什么,也没人知道。

  年轻的壮劳力,基本上都在各种工程上干活。

  一天六毛钱,都是现结,何乐而不为?

  平时基本上就没有挣钱的机会。

  即使已经满了70岁,大队已经开始按照规定发放粮油,这些老人依然无法闲置下来,见不得庄稼地里有野草,即使收成归集体,也依然还是在干他们干了一辈子的活路。

  活路!

  一想到这个词,刘春来就忍不住辛酸。

  能活下去的道路,就是干活。

  不停地干,干到动弹不了的时候,就不用干了。

  整个大队的地形,刘春来其实很清楚。

  可现在不管是制衣厂还是家具厂,都需要重新规划。

  索性又爬到燕山寺这个最高点的位置去看看。

  以前的规划,只是一部分,刘春来考虑的没有这么全面。

  何况,那个时候,他对整个葫芦村的定位,也都没有一个清晰明了的认知。

  六个村民小组,围绕着一座孤山。

  周围同样连绵的山。

  提灌站的钢管,已经安装到了燕山寺下面的蓄水池了。

  从公社沿着小路把这些钢管抬到山上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  到了燕山寺的顶上,刘春来围绕边沿走了一圈,麦秆编织的草帽,戴在脑袋上,很不习惯。

  “队长,你把这草帽戴上,晒得脑壳青痛(非常痛),这冒了汗,吹了风,也容易感冒……”田明发提醒刘春来。

  “哪有这么容易就脑壳痛了?老田,你说,咱们这大队,能建设成啥样子?”

  刘春来见过无数发展非常不错的乡村。

  可现在,也是有些迷茫了。

  因为这里是山区!

 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真的只是村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明朝败家子只为原作者葫芦村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葫芦村人并收藏我真的只是村长最新章节